免费阅读小说网 > 豪门职场小说 > 全知全能者 > 第157章 停车坐爱枫林晚

第157章 停车坐爱枫林晚

推荐阅读:圣墟人皇纪重生之都市修仙大道朝天我的世界无敌天下伏天氏全职法师帝霸汉乡

来到这个世界,许广陵始终是以“清净自然”处事的。

不管是自身的修行,还是涉外的交往,都是。

在庄家,这十年间,“始终无人识周郎”,尽管包括族长在内的不少族老最后是相当地高看他,但那种高看,离他本身的层面,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别说触摸其核心了,连外围都摸不着。

他们之间的有限互动,完全地游离于许广陵自身所构建、所成就的体系之外。

许广陵倒是有作为。

但那种作为,不管是庄在瑶、庄明轩等当事人,还是族长族老等人,都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意识到那种改变和许广陵有什么关系。

别说他们了,就连大瑶山背后的那个人,都不知道呢。

那位存在的些许怀疑,最终,多半还是落实在了崤山支系的灵地滋润上。

毕竟,真相太匪夷所思了。

所以,用一句话来总结,许广陵在庄家的十年,过的其实是前世章老先生隐居于闹市的日子,对外偶有表现,也只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随后出游。

面对的是许同辉、田浩两人。

这时,私下里,许广陵就无从隐藏了。

许同辉是有见识的,虽然他的见识大抵只局限于庄家的中低层面,但肯定还是可以知道,自家少爷的许多表现根本就不是什么“天才”能够解释得通的。

但许广陵在他面前一步两步三步,直接就迈入了云端,也就不需要什么解释了。

田浩和许同辉又不一样。

田浩原本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普通人,对于修行、对于修者全都是一无所知,所以那情况倒是好办了,不管许广陵在他面前展现了什么,在田浩看来都是正常的。

修者本来就应该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嘛。

就算以后,他自己成了修者,也见识过其他修者的本领,还是不会生出什么怀疑。——自家少爷的来头,可是大得很呐,本领超级大,还是理所当然。

至于到底是什么来头,不可问,也不可说。

反正,一切正常一切OK就是了!

所以,许广陵在他们面前,是可以放下一些装饰的。

在甘从式面前,其实也差不多。

两三个月的相处,许广陵最早是表现出天才。

通过在药草方面的妖孽级学习,以及在饭菜方面,同样匪夷所思的妖孽级药草应用,许广陵在甘从式面前建立起的,是一个“妖孽般天才”的形象。

自身形象建立后。

许广陵又为自身找了个“背景”。

而当那个背景建立起来后,鉴于那个背景的级别,甘从式成了另一个田浩。

许广陵再有任何表现,在甘从式看来,也都是正常发挥了,一切正常一切OK,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于是,关于甘从式的攻略,也宣告完结。

攻略的完结,是实验的开始。

这套棋盘棋子,也不过就是牛刀小试而已。

老实说,以甘从式身上的情况,想要作改变真的挺难的,许广陵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圣人”有没有办法或者好的办法,但至少,普通的天阶应该是没什么好手段的。

对于甘从式的诊断,他们多半会得出一个“人力难以回天”的结论。

一方面,寿数无多。

一方面,潜力将尽。

一方面,诸多草药在身体内的残留,既表现在了物质层面(药物滞留),也表现在了能量层面(药性对气血脏腑骨骼以至于脉络窍穴的深度结合和改变)。

这一切交织起来,是真的很令人头疼的。

甘从式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修行怎么样可以再作提升的问题。

他的整个人,就像一栋摇摇欲坠的建筑。

再往上盖?

不要说把建筑材料运上去了,可能只是架个梯子,再上几个建筑工人,这建筑就要倒了。

甚至连拆,都不好拆。

棘手。

所以总的来说,甘从式就是正常+特殊的集合,正常是其普通修者的一面,特殊是其药师渗透于修者的一面。

这两者结合起来,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而许广陵作为一个建筑家,作为一个雕刻师,现在,正慢慢慢慢地,改良改善着这个样本。免费阅读小说≠网≠WWw.MfYdXS.cOM

先改良改善,然后才能谈得上改变。

药王谷中的日子,就这么平淡向前。

在把自己的过往,都像是故事一样地讲给许广陵听后,甘从式也算是彻底地放开了心怀。

现在没有药草知识可以讲解了,日常闲谈中,甘从式就把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见闻感受,说给许广陵听。

甘从式还是颇有经历的,足迹遍布安南郡,也游荡了南州的好多地方,更曾踏足北地。

而这些所有的一切,在一个老者的口中,在一个药王的口中,于娓娓而谈中,化作一江由冰冻而逐渐融化的水,也化作一壶架在火炉上的雪。

作为一个接受者,许广陵就慢慢地品啜着这雪水。

这雪水,也谈不上绝妙吧,但是可以说,别有一番滋味。

如果是小孩子听来,这些只是故事,但一个大宗师听来,这些都是素材。

而随着素材的累积,关于安南郡,关于南州,关于帝都以至于关于整个崤国,许多方面的情况,都在许广陵的面前缓缓铺展开。

他知道了安南郡的势力分布。

他知道了崤山的山脉走向以及南州的几大水脉走向。

他知道了崤国的几大宗门。

他知道了崤国的一些国际周边情况,特别是大瑶山。

大瑶山地处崤国西部,作为一个圣地,独立于一方,可以算是崤国的半个背景。

有意思的是,甘从式说到大瑶山时,还特别地看了许广陵一眼,有点怀疑或者说想问许广陵是不是从大瑶山里出来的。

许广陵如他所愿,摇了摇头,然后道:“我和那里没关系,以前只是听说过这个地方。”

甘从式哦了一声,也没怀疑什么。

这种闲谈,有时,让许广陵不自禁地想起前世,想起在章老先生客厅里的时光。

最初,他只是一个一无所知的世俗小子。

不要说什么面对一医一武两位大宗了,单纯只是看到章老先生的那个大书桌,都为之惊讶。而面对那四壁由地面一直延伸到屋顶的藏书,除了惊叹,就还是只能惊叹了。

时光冉冉。

而今,他以大宗师或者说“谪仙”的身份,听着另一位老者,闲述着这个世界的山水地理,人文风物。

天蓝蓝。

云淡淡。

山溪水潺潺。

窗外,一棵大树的一根枝条,有点调皮地伸进了草屋的大开窗里。

一片绿意的树叶中,有那么一枚叶子,边上微微泛黄。

如果是前世,这时应该是中秋左右时分了,而在这安南郡,天气还暖着,在这药王谷,草木更是经年韶秀。

这枚边上有着些许泛黄的叶子,却像是一枚书签。

翻开书签所在的位置,那里所藏压的是:

“拙言,你看这叶子。”

“从叶根到叶尖,从叶柄到叶边,你想到了什么?”

看许广陵的目光游离于那根枝条,甘从式笑问道:“小陵子,在想什么呢?”

许广陵也不禁微笑,伸手指着那片边上微黄的树叶,道:“前辈,你知道树叶为什么会变黄么?”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mfydxs.com/book/17390/1794024162.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